不期而至 第十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发布会在京举行

第十五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暨连州摄影博物馆新闻发布会于10月25日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行,中共清远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新闻办主任石尚明、中共连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谭丽女士代表年展主办方出席并致辞。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与年展主策展人彼得·普夫伦德 (Peter Pfrunder) 介绍了本届年展主题、展览内容以及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

2019年是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第十五年,十五年中,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已经获得了国内外摄影界的广泛关注,她不仅成为亚洲重要的摄影节,更被英国“卫报”评为全世界最值得观看的十个专业摄影项目之一。作为摄影年展的延伸,中国首间致力于当代摄影研究的公立摄影博物馆——连州摄影博物馆也于2017年开馆,全新的博物馆的设计入选了第十六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更多日常性的精彩展览得以与世人见面。2019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和连州摄影博物馆冬季展将于11月29日晚开幕,这个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时刻,连州将迎来最热情的摄影爱好者和观众群。

 

  “不期而至” 作为一种方法

 

2019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以“不期而至”为主题,由瑞士摄影基金会的总监和策展人彼得·普夫伦德和段煜婷女士共同策划。策展人对“不期而至”做出了这样的阐释:“摄影自诞生以来便与操控的理念密切相关:操控时间和空间、历史和记忆、社会和自然,当然还有操控着现实。摄影师试图通过控制透视、构图、光线、色彩和曝光时间、干预或摆布现实,甚至在工作室中模拟现实去控制他们生产的图像。在今天,一切事物的发展趋势都正在让我们生活中的每个方面可被预测,照相机或其他带有照相功能的机械工具也早已成为这趋势中理所当然的一部分。然而,摄影艺术并不仅仅依赖其可控性或基于科技发展的技术性元素。相反,它的大部分吸引力和活力源自于其不可控的一面和不可预测的元素留在摄影图像上的痕迹。“

 

主题展的二十六位参展艺术家虽然有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但他们都在创作方法或创作概念中融入了不可预测的元素。其中有几位艺术家舍弃了拍摄图像的动作,转而采用现成的影像作为编辑和创作的对象。例如摄影师库尔特·卡维佐 (Kurt Caviaz) 的作品《自动照片》就捕捉了了监视器中的昆虫图像以及一些故障画面,以及克莱门特·兰贝莱 (Clément Lambelet) 在作品《战地中的两头驴》中使用了网络上的无人机拍摄的战地视频,并且刻意截下冲突发生前后的画面,用平静的图像编辑成新的叙事。

 

与此相反,主题展中有几位摄影师从技术的反面去探索“不期而至”的魅力,他们回归更加传统的摄影创作方法。埃斯特尔·冯普伦 (Ester Venplon) 和安娜·尼斯卡南 (Anna NIskanen) 都运用了“蓝晒法”来创作,前者关注的气候变化地区的植物,以及后者拍摄的融化的冰雪也都属于与环境变化相关的拍摄对象。塞巴·库尔蒂斯 (Seba Kurtis) 和横田大辅 (Daisuke Yokota) 则运用了不同的物理条件,去创造“不可预测”的画面效果。

 

梦(止赎),选自“天堂”系列,2018,塞巴·库尔蒂斯

选自“光晕”系列,川内伦子,

2014年6月1号,泉州东到赣州5218次列车上,选自“绿皮火车”系列,钱海峰

 

在创作概念中融入偶然的成分,使得艺术家的作品对图像的感知和意义提出了质疑。例如摄影师克莱尔·斯特兰德 (Clare Strand) 在搜集杂志图片的爱好中偶然发现了这些被她剪下来的纸片背后的图像,它们作为被忽视的部分形成了与正面完全迥异的观感,因此这一组作品也被她命名为《十个最不希望得到的》。白双全在作品《等一个朋友》中所呈现的在九龙塘地铁站中的整个等待过程,也恰恰反映了“不期而至”的迷人之处。

 

从被拍摄者的角度上来看,由别人所拍摄的肖像也属于一种不可预测图像,参展艺术家珍妮·罗瓦 (Jenny Rova) 、戴建勇、刘珂&晃晃的作品都可以被视作这一“不可预测”的图片生产过程的代表。川内伦子 (Rinko Kawauchi)、富安隼久 (Hayahisa Tomiyasu) 、黎朗和钱海峰则把影像捕捉的过程更多的交给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以更直接的、更直觉式的拍摄方式来创造“不期而至”的图像。

 

今年的特别展《一城一节十五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2005-2019特别回顾展》将带来十五年来连州国际摄影年展中的精选作品以及重要文献,和观众一同回顾摄影年展走过的轨迹。群展部分将会有美国策展人芝加哥摄影博物馆馆长娜塔莎·伊根 (Natasha Egan) 带来的《照亮群山》,其他板块也将呈现来自中国、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日本等地五十多位摄影师的精彩展览。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